双师教学

我们和人大附中一起上课——关于“慕课1+1”即“双师教学”项目的调研

  背景:国务院参事、人大附中校长刘彭芝与同为国务院参事的亚洲开发银行前驻华首席经济学家、现友成基金会常务副理事长汤敏,在发起“慕课1+1”即“双师教学”之前,各自都有过教育扶贫扶弱的经历,并都取得了骄人的成绩。但他们也都遇到了同样的问题:支援方付出巨大,受援范围十分有限。能否将慕课(MOOC大规模公开在线课堂)从高等教育领域移植到基础教育,把优质教育资源用互联网输送到偏远贫困地区、促进教育均衡发展,实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构建利用信息化手段扩大优质教育资源覆盖面的有效机制,逐步缩小区域、城乡、校际差距”的要求?

  强烈的社会责任感让人大附中、友成基金会以及国家基础教育联盟走到了一起,启动了远程教育创新项目“慕课1+1”即“双师教学”的实验。

  从2013年9月起,人大附中初一7班的数学课堂教学实况,通过远程在线直播课堂,传送到广西、内蒙古、重庆、河北、北京五个省市(自治区)的13所乡镇项目学校,正保远程教育集团提供全面技术支持。

  经过一个半学期的艰难探索,这一当初并不被很多人看好的教学实验已初见成效,对项目实施过程中出现的问题,也找到了一些对策。最突出的成果是项目学校教师专业素质显著提高和学生的学业水平明显进步。学校管理者普遍要求新学年投入更多的班和年级参加实验。

  2014年3-4月,记者参加了由新闻单位、项目负责人组成的调研组,对13所项目学校(每校一个项目班)进行了包括实地听课、访问、电话采访、问卷调查等形式的调研。

  远程两端学生的差距如此之大

  唐小娟(化名)是广西百色地区田中县平马镇上法中学初一的学生,上学期期末,她的数学只考了38分。小娟说她怕数学,因为小学换了五六位数学老师,教乱了。上中学后,她觉得数学很难!

  在双师教学项目校中,因为小学基础不好而影响中学数学学习的情况相当普遍。例如小娟所在的项目班,46个学生中,严重存在这一问题的学生有10个,而他们班还是全年级6个班里基础最好的。其他班,这样的学生要占到1/3以上。学习好一点的学生考到县城中学去了,上法中学是镇上唯一的中学。北方几个省的项目校比例没那么高,内蒙古土左旗二中田存占老师的项目班生源在年级属中下水平,这种情况占1/5.生源水平最高的北京延庆县永宁镇中学项目班,28个学生中有3个不会乘法口诀;河北石家庄赞皇县德裕学校项目班,有些学生上学期做不出有理式整式运算,不是原理课没听懂,而是在小学没学会通分。

  在去各地项目校调研之前,我们先去听了人大附中作为该项目第一课堂的一节课。人大附中初一共12个班,作为慕课第一课堂的初一7班,无论教师还是学生都可以代表人大附中的最好水平。而第二课堂即13个项目实验校不仅都是乡镇级农村校,而且其中12所是贫困偏远地区的薄弱校,13个项目班中12个是薄弱校中的中等班甚至是基础最薄弱班。

  人大附中的资源能照搬吗?

  2013年暑假各地项目校、班教师和所在地区、学校领导到人大附中培训。当时就有人怀疑:“学生差距这么大,用‘同步直播’我们上得了吗?”但是人大附中的光环太诱人了,对一流优质教育资源的渴望还是让大家在开学后试了一把。

  几乎所有的项目学校都经历了从“同步直播”到“录播筛选”两个阶段。因为直播课堂的问题很快暴露无遗:人大附中的学生对老师的提问反应极快,对答如流,第二课堂的学生感到自己简直没有思考的时间;人大附中老师对新知识点虽然分析透彻,讲解细致,但对第二课堂的学生来说进展太快,回不过神来;人大附中一部分随堂题的难度和课堂容量也让大部分第二课堂的学生感到吃力或承受不了;更有一些家在偏僻小山村连电视都很少看到的学生,把直播课堂当电视节目看,完全找不到学习的感觉。“精神最多能集中15分钟,接着就走神儿、犯困、打瞌睡”——这段经历,是使用直播课堂阶段项目班普遍出现过的现象。内蒙古托克托三中的张军胜老师为了活跃课堂,让学生更多地参与第一课堂的教学,发明了第二课堂教师用各种手势暗示本班学生对第一课堂教师的提问进行呼应的办法,这在教学内容相对容易的情况下是有效的,并很快在项目学校中传开;但遇到难度大一点的内容,基础差、理解慢是第二课堂学生难以参加第一课堂互动的主要原因,光靠“手势互动”就不行了。在这种情况下,学生表面的呼应,往往是似懂非懂,一旦动手做题,还是非常困难。

  录播课堂缓解难题

  一两个月后,绝大部分项目校放弃同步直播改用录播,即第二课堂的学生看人大附中第一课堂前一天的录像课;本学期开学后,项目校全部采用录播。

  录播的第一个好处是给第二课堂因材施教大大增加了空间:第二课堂的老师可以在前一天备课时根据本班学情对录播内容进行筛选。内蒙古清水河县二中项目班教师石晓军,将筛选的原则总结为:体现国家课标要求的基础题全保,有一定综合性的提高题适量,拓展题基本不在课堂上讲,因为这种题只有一两个学生能做。没讲的提高题和拓展题会放入题库,等复习时有选择地讲,更难的题就给个别学有余力的学生去做,也有的学校是把拓展题发给每一个学生,自己量力而行。

  录播课堂的因材施教还体现在:需放则放,需停则停,遇到本班学生感到困难的地方,停下来由第二课堂的教师复讲。课上放人大附中录播课的时间一般在20分钟左右,项目学校上课时间多数是45分钟,比第一课堂多5分钟,所以每节课第二课堂教师手里至少会有20多分钟的时间。这些时间主要用于本班学生理解困难之处进行复讲,与本班学生有针对性地交流,或用于小组讨论。于是用录播异步课堂又体现出第二个好处:缓解了同步直播缺乏当堂互动的问题。

  用录播的第三个好处是可以增加学生思考和动手练习的时间。如前所述,第一课堂老师的提问,第二课堂学生常感到来不及思考。使用录播后,可以将录播暂停,由第二课堂老师将题目再解释一遍,进行适当启发,让学生思考后回答。

  在做随堂题环节,现场听课、问卷调查都显示:在题目难度中等的情况下,第一课堂学生1分钟能做完的题,第二课堂学生要5分钟(占77%)或更多时间(占23%)才能做完;如果是直播,第二课堂学生就会因跟不上而放弃随堂做,使课堂教学效果打折扣。现在则可让录播暂停,让多数学生能根据他们的能力和速度做完。

  因师而异,因生而异,皆有所获

  在使用人大附中录播课这一资源的方式上,第二课堂的老师们共同的做法是备课多了一个内容:看录播。但在课上的使用却各有不同。绝大部分项目班对录播采用且放且停,放录播与听复讲相结合的办法。

  北京延庆永宁镇项目校是唯一一所在课堂上不放录播的学校。教师侯静宇是数学教研组组长,她只将录播中有用的元素收入教案,体现在自己的教学过程中。上学期在当地数学期末考试中(注:项目班均参加本地期末考试),在全年级各班生源基础持平的情况下,项目班平均成绩99.8分(满分120分,年级平均成绩82.6分)。

  广西阳朔朝板山中学项目班苏寿斌老师,将录播主要用于备课。课上放录播的时间不多,基本上只放教学过程的开头和结论部分。放开头可以让学生意识到:现在我们开始和人大附中一起上课;放结论是因为第一课堂老师的结论部分非常精辟,自感不如。至于分析部分,他会将录播中符合学情的内容,充实到自己的分析中,在课堂上完全由自己讲。上学期在当地期末考试中,这个生源基础中等略偏上的班,平均成绩92.7分(满分120分,年级平均成绩56.6分),在全国13个项目班中是超过年级平均成绩最多的。

  对于项目校来说,人大附中的优质资源除了在线课堂部分,还包括每堂新课之前,第一课堂任课教师的教案,配套习题以及该章节的测试题。这些资源对项目班教师提高备课质量和复习检测质量起到很大作用,日复一日,沉浸其中,人大附中先进的教育理念不再是抽象的概念。但如果给学生使用,各地项目班教师还是遵循因地制宜的原则。内蒙古和林县第二中学项目班教师葛丽说:她下功夫最大的环节,就是从人大附中网上传过来的习题中筛选最适合我班学生的、最能有效提高我的教学质量、教学效率的习题。

  降低难度,推出两个慕课版本

  项目班老师普遍反映,人大附中的一节课(严格说是人大附中的大半节课),他们常常要用两节课来学。例如在广西百色上法中学听课就遇到这种情况:学的是二元一次方程加减消元法,做完基础部分的随堂题,就已经到下课时间了。罗红梅老师说:他们(第一课堂)这节课还要讲变形题,我们放到下一节课讲,用两节课上他们的一节课。

  基础差影响了对中学数学的理解是进度慢的主要原因;时不时地,老师还要在学生卡壳时,给他们补一补小学的知识,这是费时的又一个原因。好在按人大附中的进度,每学期能把下一学期的部分内容讲完,而项目班不用,他们只需要完成本学期教材的内容,但即使这样,项目班的时间还是非常紧张。为此,人大附中决定新学年出两个数学慕课版本,一个是普通版,由人大附的优秀教师教薄弱校的学生,供贫困地区基础差的校班选择;现有的版本作为提高版,供贫困地区生源基础相对较好的校班选择。这一措施是否能有效缓解时间紧张的问题,有待下学期进一步实验。根本解决问题,恐怕还要从提高贫困地区小学阶段的教学质量做起。

  调查显示:13所项目班学生数学作业的时间一般在15-20分钟的占4所,40分钟的占7所,1小时的占2所;在随机采访(注:每班找4-6名学习成绩分别属好、中、差的学生,在教师、校领导不在场的情况下回答)中,我们从学生各科作业的时间分配比例、学科兴趣分布、上学期期末成绩等方面看,目前还没有发现项目班的学生存在由于数学而影响了其他学科学习的问题。

  双师教学是教师培训中最管用的途径

  “双师教学是教师培训中最管用的途径”——这是项目学校共识度最高的感受。

  内蒙清水河中学白俊校长当过教师、教务主任、校长。他说:“我感到最管用的就是人大附中的双师教学对教师的培训。系统、直观、潜移默化、可操作性强,都是一线教师最需要的。刘蓓老师在第一课堂上对重点难点的处理,教态、气质、亲和力,让我们找到了教师的标准。”

  内蒙土左旗二中田存占老师说:“人大附中的习题,把知识点纵的、横的贯穿得特别好,使大家能体会到数学的思维体系。刘蓓老师课堂语言准确、简洁、逻辑清晰,这些都是数学老师的重要素质。一直跟着她备课,感觉自己的素质也在提高。”很多老师都问过田老师搞“双师教学”行不行?他说:“就像世乒冠军教小孩打乒乓球,差距和难度肯定很大,但只要坚持下去,这孩子当不了世界冠军也能有出息。”目前他的班已经很适应录播加复讲这种教学模式,原来是中等水平的班,一学期后,在年级14个普通班里合格率、优秀率均排第一,差率最低。

  北京延庆侯宇静老师说:“以前我们自己选择的习题不精,人大附中的习题从各种不同角度反复体现知识点,而且延伸的难度也很能启发人的思维,这样的题我们是想不出来的,大大拓宽了我备课的思路。”该校主管副校长张村书也认为:“双师教学”用于培训教师效果更好。因为远程两端的学生差异大,如何使用人大附中优质资源的探索还要有个过程。

  河北赞皇县德裕中学校长高志强有多年远程教育经验,他在辅导项目实验班张雪珍老师的过程中,特别强调要面对学情,为我所用。张雪珍老师跟着人大附中刘蓓老师备课、上课,让她感受到,弄清楚概念、定义形成的过程,就懂得了问题的实质。她说:“刘蓓老师的课,学生在学习,我也在学习。”期末这个班的成绩比平行班高出17.3分,在年级名列前茅。家长纷纷争取把孩子调到这个班。该班学生从46名增到70多名。为保证教学质量,学校下学期将恢复到50名以内。高校长鼓励张雪珍老师:“坚持下去,做赞皇的刘蓓!”

  项目校普遍感到:双师教学对教师的提高比对学生的提高更明显,学生更普遍的进步还需要一个过程。目前在接受调研的13所学校中,11所是整个数学年级组都用或经常用人大附中的录课及有关资源备课,有的学校还让其他学科的教师也来看人大附中的在线课堂,学习人家的教学思想,并经常以双师教学的问题作为年级或学校教研活动的主题。

  自豪感成为学生学习新动力

  据老师反映,项目班的孩子会在外面说:“我们和北京的人大附中一起上课。”“人大附中的老师教我们!”有的家长把项目班叫“重点班”。这些都使项目班的学生有一种自豪感。所以调研中在回答“不放录播,只让本班老师讲好不好”的问题时,哪怕是成绩最差的孩子,也都回答“放录播好”,“现在这样子好”——在偏远地区,这种自豪感是农村学生学习的一种动力。

  让内蒙托克托县第三中学张军胜老师倍感欣慰的是:“我学生的上进心比以前强了!”张老师说:“他们做不出的题,看到人大附中的孩子能做出来,都特别佩服;如果他们自己做出的答案能和人大附中学生的答案一样,就会特别兴奋!现在他们对数学的兴趣越来越大,过去只会问最简单的题,现在能问层次高一点的题目了。”

  此外,在一些项目学校,活跃着一批有学科背景的优秀退休老教师在项目班蹲点。这些老师以志愿者的身份,经常去双师课堂听课,给项目班老师把关、出主意。广西南宁市一批经验丰富的中学数学退休教师,有的还曾是年级组长、负责教学的副校长,他们长期在革命老区百色地区的田中县上法学校支教,帮这所项目学校成立了“双师教学”教研组、课题组,并将“双师教学”向百色教育部门申报立项并获得成功。罗红梅老师一度觉得学生差距大想打退堂鼓,志愿者们给年轻的罗老师讲这个项目对她职业生涯的意义,帮她分析第二课堂的教学规律。我们去听课的时候,罗老师已能熟练驾驭双师课堂了。内蒙托克托三中志愿者王彦峥退休前是当地有名的中学数学教师。他在听课中发表的意见,常常一语中的,给项目班张军胜老师很大帮助。(光明日报)